返回列表 发帖

尘 埃

尘 埃
那片浩瀚是否还是苍翠依然,柔密狭长竹叶徐徐轻摇,昨天秋露还在超声波发生器,今晨熹光浅浅布了一层,交织着细语无眠。
流云是怎样将两地尘埃卷到一起的?久旱无雨,尘埃飞扬。当天空中的积雨云款款行来,尘埃就附在上面,东边是你,西边是我,就此结合,一道去向哪里?
飘飘摇摇,超声波发生器超声波发生器们发现了那片丰盈,干枯弥久瞬间融进了甘甜丰茂,那片青黛土地,昂扬向上的丛林,绝大部分时候沉静,偶尔有飞虫掠过,嘤翁之声绵绵隐隐,这是天然的摇篮曲,在这里能回归婴儿的眠意,甜甜入睡,做一个酣畅的梦,没有纷争,没有烦忧,摒弃很多莫名的伤感,这两粒尘埃交融在清凉天地中。
不愿醒来,可还是给明媚的阳光唤醒,润泽渐渐干涸,又回到当初的干涩,这远隔尘世的竹林,轻拨旧日琴弦,和秋夜虫鸣,啾啾前世今生。山中寂静,心跳可闻,急迫的,匆促的,换得温凉融融,莲湖。红莲妖之株姫(三)伴着落院的梨花,溶溶辉映这莲的低语两粒微尘。
它们曾远远相望,此生无缘再会。固然曾经交融到一起,把一块泥,捻一个你,塑一个我。将咱两个一齐打破,用水调和;再捻一个你,再塑一个我。我泥中有你,你泥中有我。然而,这只是极其短暂的,金风玉露相逢之后,是无声的转背,降落,直达遥不可测的谷底。又要多少年月,这两粒尘埃才能扶摇,于高渺云端相对,而即便再相对,也不一定再有那场相融。即便关上那扇窗,风雨依旧迎面而来,何处能躲?
关不上的窗,关不上的记忆,总会选择某个夜深人静的时候,和你面对面,它眼神静默却执拗,并不直视你,却始终不能离开它的视线范围。于是就沉浸到那晚的竹叶婆娑中去,沙沙,轻轻摇,一地微尘。
就让往事如烟吧,烟雾袅袅,熏得眼眸泪垂,泫然是早就注定的答案,一颗颗滴在满山翠竹,西风又起,帘卷红颜,渐超声波清洗渐苍黄,丰盈化枯槁,失了神采的眼眸不敢再直视旧人,固然音容不忘,岁月无情,只引领两粒尘埃东西而去,再见,再不见。
赞 (散文编辑:蝶恋花)

返回列表